上海最小派出所有个“铁娘子”,她的排兵布阵让12名警力“化身”为十几支队伍

去年11月,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沪召开,国家会展中心治安派出所,这个唯一被冠以“国家”二字的派出所,是上海最小最年轻的派出所,却承担着举世瞩目的安保重任。所长朱洪葵带领11位派出所民警交出了“零失误”、“零差错”的安保答卷。

今年11月,第二届进博会将在国展中心召开。其实,早在完成首届进博会安保的第二天,朱洪葵就让同事把派出所大厅内进博会倒计时牌上的2018改成了2019,一场新的战役已经打响。

▲朱洪葵在执勤

会用兵:12名警力顿时“化身”为十几支队伍

2014年,国家会展中心正式竣工。随着展馆承办的展会越来越多,警务站的安保任务也逐渐加重。

2019-08-20,国家会展中心治安派出所成立,时任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徐泾派出所教导员的朱洪葵,受命调任国展所担任所长。

这个唯一被冠以“国家”二字的派出所,承担着举世瞩目的进博会安保重任,所长朱洪葵知道,这是一场必须要打好的硬仗。

外形如“四叶草”的国家会展中心,是全球最大的单体会展建筑,建筑面积相当于52个标准足球场,日常展会接连不断,人流量动辄超过20万人次/日。与之截然相反的是,国展所是全市最小的派出所,在岗警力加上所长朱洪葵只有12名。

走上新岗位,朱洪葵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领团队走遍国展中心的每个角落。她说,刚到任那阵,她每天琢磨国展中心的平面图,一有空就跑到展馆里走上几圈,偶尔也会不小心迷路,直到全所民警了解每一条通道、近路,她才开始排兵布阵。

▲朱洪葵专心琢磨国展中心的平面图

朱洪葵大胆进行责任区划分,让所里四名社区民警分担“四叶草”的“一片叶子”,而三名治安警长负责协助,南北片区各分一名,还有一名负责综合治安打击。在此基础上,两名副所长再分别叠加进南北片区,朱洪葵自己从整体上负责。

要应对日常安全巡查和治安管理,单靠警力是杯水车薪,朱洪葵主动整合驻馆物业、保安公司、快递物流等相关单位成立女子巡逻防范组等十几支安保队伍,建立了40多个固定和200多个临时微信工作群,形成“三线、二区、一中心”的展会管理模式。当各方力量整合后,派出所区区12名警力顿时“化身”为十几支队伍。

朱洪葵至今记得,首届进博会开幕前一天,她带领民警徒步七个多小时,逐馆检查,通宵未眠,最后即使拖着麻木的双腿挪动,也没有漏掉任何一个场馆:“每检查完一个场馆,我们都会在门口郑重地喊出同一句口号:2018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,我们在这里守候!”

对朱洪葵和同事而言,喊出这句话既让工作有了一种仪式感,也强化着每个人心中的责任感!

今年11月5日,第二届进博会将在国展中心开幕。

“对我们来说,倒计时从完成首届进博会安保结束当天就开始了。”如今,朱洪葵和同事们早已经展开了紧锣密鼓的准备。

“今年我们计划增开东广场的行人通道,方便展商和观众快速入场,也可以加快闭展后的人流疏散。”朱洪葵心里很清楚,新开一个出入口,意味着更加繁重的安保任务。

“去年是首届,我们的工作目标是‘保安全’,最终确实做到了‘零失误’、‘零差错’、‘零事故’。”今年,朱洪葵又提出了更高的工作目标,要在“保安全”的基础上,给展商提供更好的服务,让他们有更好的体验。

▲朱洪葵与同事研究工作

8月15日,距离第二届进博会开幕还有81天。朱洪葵看起来又瘦了,她摸了摸自己的脸笑着说:“可能是晒黑的缘故吧。”

在朱洪葵的办公室里,挂着一张“四叶草”的地形图,可以看清每个展馆的位置布局。经过两年大大小小展会的实战演练,国展所的民警对这张地图早已了然于心。地图旁挂着一叠展会排期表,从8月到11月进博会前,每周都有展会和演出安排。

“从这个月开始,基本三天就有一次展会,对我们来说,是没有双休日的,休息只能机动着来。”朱洪葵说,他们把每一次展会,都当作为第二届进博会做演练。

特暖心:搂着深夜徘徊的尿失禁女子上巡逻车

有人说朱洪葵是“铁娘子”,她笑着说:“还需要努力。”

工作中,朱洪葵是一个非常严厉、执行纪律一丝不苟的人。这让国展所里最年轻的“90后”民警赵骏吃过不少批评。

赵骏原以为女所长更好说话,没想到有一次他因为被堵在高架上导致上班迟到,就发短信给朱洪葵报备,结果被朱洪葵当着同事的面骂了一顿。

“你应该对交通状况有个预判,临时请假,不就相当于‘马后炮’吗?”朱洪葵直言,作为民警,在纪律方面的要求不能有一丝含糊,“我是军人出身,部队对我们的要求更严格。但就是在那种环境里,我收获了很多。”

▲朱洪葵有时忙得顾不上吃饭就简单吃个包子

但,所里的同事也都知道,朱洪葵严厉的另一面,藏着一颗“特别温暖的心”。

去年11月中旬一个雨夜,国展派出所接到展馆保安反映,有一位精神状态不好的女子,独自在路上徘徊。

“那天朱所和我值班,我就跟着她一起去现场。刚走近那个人,就闻到一股强烈的异味,后来才知道她尿失禁了。我当时下意识地往后退。”赵骏说,他看到朱洪葵却直接上去搂着女子,将她带上了巡逻车。

回到所里,已近凌晨时分,任凭赵骏怎么询问,女子就是不肯说一句话。

这时,朱洪葵从办公室里拿来了自己还没吃过的晚饭,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后,递给了她。谁知这位女子突然冒出一句:“你万一下毒了怎么办?”

出乎赵骏意料,朱洪葵找来一双筷子,当着女子的面吃了两口,对她说:“这是我吃过的饭,你也可以吃。”

盒饭吃了一半,朱洪葵又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那位女子,她这才愿意开口。

“朱所陪她聊了很久,聊到她老公时说到了一个名字和电话。我们马上联系了她老公,才得知她患有重度抑郁症,几天前从家里出走,家人一直在找她。”赵骏说,家属得到消息后连夜从苏州开车来接人。

在等待家属的过程中,朱洪葵始终陪在女子身旁,“我让朱所先上去休息,她却说她是女同志,跟女子比较好交流。”等了两个多小时,接近凌晨3点,女子的家人终于赶到了派出所。

临走时,女子一直抓着朱洪葵的手,让朱洪葵以后去江苏找她玩。朱洪葵抱了抱女子,叮嘱家属要照看好她,才把她交给了家属。

赵骏说,事情处理完后,他躺在值班室休息,一直在反思,“民警这份工作究竟意味着什么”,“究竟怎样才能做好这份工作”。

很能扛:把“双重身份”压力转化成前进动力

工作越忙,朱洪葵的“战斗力”就越强。但,生活上的难题,有时却让她难以招架。

10年前,朱洪葵母亲不幸患上“渐冻症”,生活已不能自理。每次与母亲相聚,朱洪葵都有两种情感交织:一种是无法侍奉在母亲身旁的愧疚,一种是母亲对抗病魔的坚强带给她的鼓励。

母亲经常提醒她,“不要怕吃苦,不要忘记农民的根。”

来自农村,又是军人出身,朱洪葵始终不忘自己的“双重身份”,遇到困难时,她不断鼓励自己,要坚持住。

实际上,2018年对朱洪葵而言,她是咬着牙“扛”过来的。

这一年,她婆婆罹患癌症进行手术,公公不幸中风,小叔子因病去世……她最害怕的就是在工作时接到家人的来电,“我工作时,家里人基本不会打扰我。一旦有电话,我就知道家里可能出事了”。

▲朱洪葵的儿子觉得,“妈妈穿警服挺帅气的”

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,朱洪葵的儿子小韩很早就开始当家了。

“我从小就不太依赖妈妈,我打电话给她,也都是说几句就挂掉了。”15岁的小韩说,因为爸爸妈妈太忙,他主动要求跟爷爷奶奶住在一起,这样可以帮着爸妈照顾老人。

去年,奶奶晚上突然生病,小韩独自将老人送进医院,通宵陪在旁边,直到第二天才打电话告诉朱洪葵。

“那一天,我妈刚好值班,我不想打扰她。再说,打电话给她也没什么用,她又不是医生。”采访当天,小韩的一句句“大实话”,逗乐了所有人。

“对我来说,不打扰妈妈,就算是关心她了。”小韩说,小时候,他的确对妈妈有点不太满意,因为别的同学都有妈妈陪在身边,“但后来也就习惯了,因为警察的工作都这样”。

在小韩眼中,虽然朱洪葵不能像其他妈妈那样经常陪着自己,但他始终觉得,“妈妈穿警服挺帅气的”。

来源:周到上海       作者:吴艺璇